夏宁若然_夏宁若然夏迟 每次看到穿一中校

杂文 admin 81℃ 0评论

夏宁若然夏迟 每次看到穿一中校服的人,就会不自觉地想起姐姐,我知道,在心底我还是留恋姐姐带给我的那种感觉,她的宠溺似乎还是那样清清暖暖的,仿佛一束洁白的光一样,轻轻盈盈的,始终被我握在手中。一想起来,嘴角就会不自觉的上扬,心里仿佛充满了淡淡的喜悦,小小的,静静的,却不容忽视。姐姐呀,我从未想过你会如此利索地挂掉电话,不管你是真的一点感觉也没有了,还是在狠下心来强迫自己放下曾经的一切,可是,姐姐你还是挂断了,无比爽快。这边,仍旧拿着手机骑在车子上的我,兀自独行。许久,放开已经捏得发白的手指,自嘲地笑笑,骑车要专心啊,一面打电话一面骑车很危险的。所以,我小心地收好手机,专心地骑车。可是,忽然间眼泪就肆无忌惮地冲出来了,一点征兆也没有。咦?我这里还没有感觉呢,眼泪怎么就出来了?苦苦思索半天也毫无头绪,无奈的摇摇头,算了,想不出来就算了。现在最终要的是止住眼泪,一个大男生在那么多人面前掉眼泪终归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正胡思乱想着,脑袋里忽然挤出一团字:自己的身体永远比大脑忠诚,在大脑感受到悲伤之前,身体就已经做出反应了。仿佛事为了呼应这一句话似的,心里的哀伤就那么轻轻地蔓延开去,慢慢地,坚定,不可抗拒。姐姐你讲过的,无论在多么阴沉的天空里,总有人肯为我留一小块非常干净透明的蔚蓝。可是,现在,我的那块蔚蓝你把它丢到哪里去了?开始的人事你,结束的人不是我,你也算是有始有终了。可是我早已习惯了你的存在和你的习惯。那么,在失去你的今天,我该怎么办?在我的生命中,有很多人来过,也有很多人走掉,似乎,只有记忆永恒不灭。知道吗?姐姐,自从那天起,你就是我生命的缺口了,风轻轻一吹,它就带着呜呜的声响嘶嘶作痛。姐姐你讲过的,要征服一个人,就要先让他不孤独再让他孤独最后再让他不孤独,因为你听说过这样一句话,如果你让人不孤独那你就征服了他的一半,呵呵,这种推论真的好有趣呢。看着你狡黠的笑容,我也莞尔。现在,你是不是在这样的折腾我?姐姐你讲过的,你说子学很幸福,因为它有水泮居,你说你也很幸福,因为你有梅梅,听到这,我忍不住在心底偷偷接了一句,我也很幸福,因为我有姐姐你,然后小心地牵起姐姐柔若无骨的手,放在我的手心,笑得忘乎所以。面对这没由来的笑你当然奇怪了,皱着小巧的鼻翼问我在笑什么。看着姐姐满眼的宠溺,我重新握回姐姐的手,仍旧笑而不语。呵呵,为什么从前的快乐到现在只能凭着记忆怀念?姐姐呀,知道么,我还是忍不住的想你呀。想你玩弄神鬼的狡黠,想你气喘吁吁的汗珠,想你手足无措的局促,想你耳边轻轻挽起的碎发,想你气急败坏的跺脚,想你嘴角的无奈,想你手心的,想你眼里的宠溺,想到最后,只剩下满脑的记忆在喧闹。姐姐,我早已忘记这是第几个没有你陪伴的份了。我整天就窝在小说里逃避着现实。不敢想起你,怕忘了你。在你生那天,我如同很久之前一样站在那个你我经常碰面的地方,天真的以为你还认可我这个弟弟,等着你过来向我要礼物。可是,为什么我在你的眼里看到的只是厌恶?冰冷的目光刺的我不敢上前,只好怔怔的站在那里,目送着你的离开。心里一片澄澈,在崩溃的边缘挣扎。转身,慢慢的走着。轻巧的踩着落叶,叶子崩碎的声音震得心里一下下抽搐。我们的那些淡紫色的回忆还是被大片大片的墨黑掩盖。而泪水晕开的颜色已将最后一丝阳光挡住。从此,只能在别人的身上找寻你的模样。直到今天,我也不明白姐姐你为什么忽然不认我这个弟弟,惊愕地好像一直小心呵护的瓷器在自己手中滑落,除了惊愕,来不及生出其他的感觉。等到满地的碎磁片好不容易收在一起,却发现,掌心也被划得伤口满布。那一堆碎瓷片,却不知该怎么处理。丢掉?怕失去那仅存的记忆;不敢丢,收好?怕把心也弄得满目苍荑。迷惘地站在路口,不知该向哪边走,只好把它放在手心里,站定,任由鲜血淋漓,一滴,一滴,滴疼了心。不知道,这捧碎瓷片还可以不可以拼回去。不知道,这份枯竭的思念该由谁灌溉。不知道,这种无奈还要持续多久。姐姐呀,我实在写不下去了。胸口闷闷的真的很难受。就用痞子蔡的一首词结尾吧。他说,这首词寄托着方荃的寄托,热烈而浓厚。而他终于也打破了自己的心灵监狱回到了她的身边。那么,现在我把这首词送给你,请姐姐回来,好么?附:我对你的思念不知从何时开始可是不假并以任何一种方式源远流长亲爱的你无论多么艰难的现在终究会是记忆和过去我会一直等待为你

转载请注明:人生语录 ? 夏宁若然_夏宁若然夏迟 每次看到穿一中校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